水墨习作一张

2013-06-15, 00:31 由 杨典



附件
11111.jpg
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
(138 Kb) 下载0次
[ 完整阅读 ]
花磎迹见泷行书《前赤壁赋》

2013-04-01, 13:09 由 杨典

图:藏花

附件
书法 001.jpg
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
(58 Kb) 下载0次
书法 002.jpg
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
(53 Kb) 下载0次
书法 003.jpg
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
(56 Kb) 下载0次
[ 完整阅读 ]
银阁寺及其门前枯山水

2013-01-24, 11:48 由 杨典



附件
银阁寺1.jpg
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
(85 Kb) 下载0次
[ 完整阅读 ]

    山花可久

    分享
    avatar
    疏约

    帖子数 : 132
    注册日期 : 11-03-29

    山花可久

    帖子 由 疏约 于 2012-04-19, 02:03

    不俗在俗间开花,字与句未曾消停,而人已身后。在百忙中所谓赶着看山花的人,如同入世之人晋谒山中的和尚居士,极热怎么消受得了极闲?而一片碧意倒是能浇透人几分匆忙,也只是几分,因为山中的要送客,山下的要返尘,各自归位,有各自的立足境,无侵不扰,安生如此。唯有山花绚烂于极冷极闲时,这样的对比,是雪里芭蕉的极境,眩人惑目,生发出我坠红尘的悲伤感,若在眉睫,足履衣带滋长的风与尘,低低地,在山花前微小起来,像白驹轻易驰过的缝隙。
      
       辞以动人高思,浅近一点,尘嚣总有戾气,人情练达的文章再好,世事洞明的学问再佳,优渥其身罢了,心灵的敏感会随时突袭而来,会因生,因死,因离,因别而初绽省身的芽蘖,嫩红、嫩绿、嫩黄都熨帖到精神里,磨砺成一根温柔的刺。芽蘖成刺,意不能表,南词的温婉乏力,一变再变,而成别裁,吴瞿安所谓情真意切莫过于曲者,“曲”者,不直也。而以直文直意聊表不直之情,则胸中块垒之气稍有所平,即芽蘖成刺,亦可期山花绚烂,嫩红、嫩绿,嫩黄直至诸色皆老。
      
       淡文章不到紫薇郎。小根脚难登白玉堂。
       远功名却怕黄茅瘴。
       老来也思故乡。想途中梦感魂伤。
       云莽莽冯公岭。浪淘淘扬子江。水远山长。
       ——《水仙子•归兴》
      
       不屑戾家声色犬马生活,小山一生未作一剧,倾力于散曲,多为小令,往往有仙客登船,舟楫生色的妙境。所作《水仙子》曲牌者甚夥,且清中有丽,丽中有思,思中含趣,细吟皆味道弥久不散。紫薇郎乃中书舍人别称,依《通典》所据:自永淳以来,天下文章道盛,台阁、髦彦无不以文章达,故中书舍人为文士之极任,朝廷之盛选,诸官莫比焉。而淡文章不到之好在于淡,闲笔里去官宦荣辱极远,只此一句即可知小山非南山之徒,确有扁舟一叶之心。小根脚难登白玉堂此句用苏州话念出,真是寄傲山水,不识尧舜。名士自谦总是离不开耕读文化,情操德高至上,身份其表至下,精神上的体面,岂是膏粱之辈可相与焉?
      
       紫、白、黄皆富贵之色,世人趋之若鹜,而小山却淡、小、远避之,书生之色,丹青最为符合,所以擅于丹青者,书卷气为第一要义。思故乡乃赤子,感魂伤乃钟情,吾辈非草木,而与青山绿水为伴,江湖僻壤自有国破家亡曲笔可下,内在隐衷丝丝渗透,青衫朱面画美髯公忠义,而归兴小曲点张小山高韵。散曲蕴藉处,往往有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的豁然,至水远山长,悠悠愁绪,有身倦,无心,疏志之态,索性一意林泉的潇洒,蘧成野人,方见归去辞的高标迷人。
      
       玉笙吹老碧桃花。石鼎烹来紫笋芽。
       山斋看了黄筌画。荼蘼香满把。
       自然不尚奢华。醉李白名千载。
       富陶朱能几家。贫不了诗酒生涯。
       ——《水仙子•山斋小集》
      
       画人题字,间或有食碧桃而得仙,咀嚼英华,越凡俗数倍。小山词到处,其实皆可哭。碧桃花老,则哭己身仙种凡胎,色衰皮囊,音在太簇;笋芽初烹,则哭妙龄风尘,耽笑抔饮,伤于奢侈,荼蘼香满则生曲终人散,了了之心,怕是应钟来响,哭因果俱灭,魂葬他乡。破落国竟有黄筌画,世道那么乱,却画那么静,倒是锦绣,越是遭乱,锦绣两字越是如锦似绣,芙蓉,金谷,历历可数,那些个花儿,伴随着的,就有着迷花儿的痴,好看,其实是泪眼所见,那些个法眼,是规矩到冰冷的。
      
       铺垫也哀,转折已泯,小山散曲若不如此,直是柳七秦九,缠绵悱恻。破涕需看穿,看穿需看不穿为前景,则天温冰释,自然而然。自然到放任,有琴则弹,有酒即饮,潇洒的自来熟,诗翁的故乡必定皆是酒乡,事实也是,酒乡确能与诗齐名,一张口往往几百年的履历,当是诗引,往往醉后无非真切与朦胧,皆沾一点,才接近准确。文字高明处,只言安贫,乐道则不必说出,其非常道之自然流露,所谓敢问心斋者,唯道集虚,颜回妙义,自曲中缓缓化出。
      
       山头老树起秋声。沙嘴残潮荡月明。
       倚阑不尽登临兴。
       骨毛寒环佩轻。桂飘香两袖风生。
       携手乘鸾去。吹箫作凤鸣。回首江城。
       ——《水仙子•吴山秋夜》
      
       世评小山翛然独远,精允梗概。翛然是身无彩凤双翼而能清越,独远好似幽居佳人不食人间烟火,《太和正音谱》言瑶天笙鹤,九方皋可识之,潜台词终究是“愿为知己者用,不愿为昏庸者制”,至此,可知张可久其曲善隐,余读此阕水仙子,上隐一字“高“,下隐一字“古”,其人风致,大约不出此二字。而末句独远,此一风格,非香奁之句可束缚之,径直去幽,乃寻仙耳。群儒之学,在于典与典之间,小山有摘玉拾珠之材,不用舌辨,亦能压倒群儒。
      
       字也有字的骨骼清奇,何种机杼成就何种心肠,盖语言之俊与花拳绣腿本是一路,差异者在于内功,弄玉与弄泥的分野遂是凤凰与野鸡。只是神仙已去,还带人间佳客,我自回首江城,竟无可语之人,神仙绝迹于唐宋,之后是不尽的俗世。小山以入吴山而述古,秋夜凉而怀兴,羁旅的寂寞其实不是在路途,而在于时间,真正的高古者不读时书,不见时人,论春秋也晚,听萧史余音也慢。
      
       真好古者,友尚千载,卧枕六经。兰甫先生案牍:郑康成毕竟好人,心为之一宽。而诗,词,曲者,穷究未必得其旨,兴之所在,托物而咏,咏是抒情的绝佳方式,不燥不急,心法养正,撮要其雅。所叹后世读诗总在风流与才情里打转,与后世学术总在句读与功名里沉浮一样,失风,雅,乐府久矣。
      
       因一灯谜“相看两不厌”而识张可久面目,于今读来依旧春风拂面,殆不可止。总以气质而标文注脚不能阅尽高士文章,鄙薄中禅意、情意如雪山溶后,春讯源源不绝,以艳俗为不俗者经由文化卷帙,欲登仙台,却也狐味难消,其中端庄最难模仿。小山曲律高荡幽情,岂能为你侬我侬,阿弥陀佛所定了品第,所能修改与匹配的只是将“雪里芭蕉”改成“雪里山花”,当是传世可久可久之间的一点红。
    avatar
    杨典
    Admin

    帖子数 : 1579
    注册日期 : 11-03-14

    回复: 山花可久

    帖子 由 杨典 于 2012-04-20, 10:59

    此文真好看,一贯的疏约笔风,读来细腻清香,如读元曲。


    _________________
    我的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423141483

    阿仁民

    帖子数 : 4
    注册日期 : 12-10-25

    回复: 山花可久

    帖子 由 阿仁民 于 2012-12-22, 04:02

    领教拜读了。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2017-12-18, 10:55